Ljósie




  Richter很喜歡Bluhen。
  事實上感覺到這一點的只有他而已,但就Richter平日里對Bluhen的態度,在外人看來,比起說是像戀人,其實更像是Bluhen對他的單方面追求而他自己是因為受不了這樣的煩惱才勉勉強強的接受。

  Richter與人類情感之間隔著一位女神以實瑪利,非要用什麼來舉例子說明的話,可能是Bluhen與安靜這個詞語之間的差距了。Richter沒有辦法理解人類的情感,也沒有辦法理解Bluhen的大部分行為。
但就現在Bluhen在他的面前突然將以往輕浮待事的樣子改掉,開始與他輕聲輕語,說的話也不過是喜歡啊、愛啊一類的東西,他也是一臉不解的看著Bluhen。

"我對Richter的感情啊就像是Richter對以實瑪利那樣的。"
"……"
"……?"Bluhen在擔心他有沒有聽懂自己所說的。
"……不要把你比作成我。"

遭到誤解的Bluhen本來有些想認栽,但機會難得,他開始把艾伊特抓下兩只來像是布偶戲一樣的演繹給Richter,繼而又拉出他在冒險過程中從一些聽都沒聽過的哪位小姐的愛情故事,這樣的攻勢之下Richter算是明白了一些。
誰知道Richter在明白了自己對Bluhen的那種想要把他打死但又捨不得的感情來源時在心裡對女神說了多少次對不起。可這樣懺悔又有什麼用,在這以前Richter曾經去遠離Bluhen逃避那種未知的情感的爆發,但越是這麼做越會有Bluhen Energy不足的情況出現。
Bluhen剛才講解一通聽好像是聽懂的事情又切切在耳邊,現在換是Richter害羞起來了。

"如果理解了的話,Richter,可以回答我了嗎?"
又來一次……?
"…可以。"Richter刻意的側過臉去的掩飾行為讓Bluhen感到了幾分欣喜。
"那Richter!"
"……"

Richter自認為剛才的回答已經算是把兩個問題都回答了,現在的沉默倒是有些不理解這位明白人類情感的Bluhen。
如果是這樣做的話…。
擺脫了平日中白手套的束縛,骨節分明的手搭在Bluhen的肩膀上主動的去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雙唇僅僅是貼合了幾秒鐘就分開了。
一瞬間讓Bluhen也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只顧著得上臉頰發燙愣在原地。

"回答,這個。"



好想吃BLRI………(擼袖子